最后一把土撒下快播再见!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05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与青春记忆中的碎片再度相会,就像是偶然得知一个旧友的讯息,总是让人猝不及防。有的“朋友”活得很好,甚至迎来第二春;而有的“朋友”却默默消失,只留下一份无言的“讣告”。

  根据天眼查消息,快播科技旗下的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、北京快播科技有限公司、湖南省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相关公司,营业状态都已成了“注销”或“吊销,未注销”。

  当一个用户缓存完一个视频后,其他用户在快播上也能看到这个视频,而且视频缓冲速度与观看人数成正比,也就是说看的人越多,视频缓冲速度越快。快播是免费软件,也没有贴片广告,因此迅速在网民间传播开来。

  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播放视频绝大部分来自于用户的特点,让快播在获得广泛关注度的同时,也埋下了隐患。首当其冲的,就是视频版权问题。

  2013年,腾讯视频、搜狐视频、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联合视频版权方发起反盗版联合行动,对诸多视频公司提起了诉讼,快播作为被告之一,吃到了一张25万元的罚单。

  2014年4月16日,快播科技发布公告,宣布停止视频点播和下载,对用户上传的低俗内容与涉嫌盗版内容进行清理,同时宣布由视频播放软件转型为视频内容软件,开始发展原创、微电影等内容。

  但随着这份公告一起流出的,是有关快播传播淫秽信息被查封的消息。尽管快播当时一度否认,但没过多久,他们就传出了多组服务器和电脑被官方查封的消息。同年5月,快播公司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执照。6月,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对快播罚款2.6亿元。

  作为轰动全国的大案,“快播案”仅公开庭审时长就达7个小时。而在落锤当天,审判长宣读判决书就用了一个半小时。

  2016年1月7日,“快播案”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;同年9月9日,海淀法院对该案件第二次开庭。与第一次庭审时大加辩解不同,王欣在第二次庭审时表示认罪认罚。快播被判罚金1000万元;王欣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,罚金人民币100万元;其他多名高管被判有期徒刑3年到3年3个月不等。

  随着公司高层入狱,快播进行了几次人事变动,在经营方面也几经挣扎,最终还是无奈地倒下——2018年8月23日,深圳金亚太科技有限公司对快播公司的主体公司提出破产清算申请。2019年11月14日,法院裁定快播公司破产。

  2018年2月7日下午,王欣出狱。不少好友前去为他接风洗尘,其中包括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、58同城的创始人姚劲波等人。

  出狱后的王欣并没闲着,在与好友们聊天讨论了他缺席的这几年互联网的发展情况后,他又开始研究起新的创业方向。随后,他成立了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,主营方向为人工智能与智能家居。

  2018年7月11日,王欣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剧照,同时留下一句“我不是快播”。12日,王欣被发现退出了快播公司的高管和股东名单。

  同年9月,云歌智能得到了由IDG和BAI领投的超过30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,并在随后的1个月公布了自己正在研究的6款新产品,其中包括基于区块链的播放器Xinplayer和定位“人脉暗网”的社交软件“马桶MT”,但基本都反响平平,马桶MT更是在公布当天就被多渠道封杀,没过多久就被下架。

  与之相对的,由王欣的妻子彭鹏担任法人的北京灵鸽技术有限公司却迎来曙光,该公司主营招聘业务,功能与猎头派单兼职平台类似,在测试阶段就得到了百万下载量。

  在与快播分手后这几年时间里,王欣鲜少再提及这段前尘往事。这个曾为自己辩解“技术无罪”的人,再次创业时开始思考“边界”的问题。

  早在被法院宣布破产那一天,快播就已经“死”了,执照被吊销也不过是棺材上的最后一把土,就连王欣也早已拂衣而去,开始了新征程。

  只是看着现在各视频网站上越来越多的广告,越来越贵的会员价格,不少人又开始怀念起过去快播的时代,感慨自己还欠快播一个会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新华社: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【疫情发布】丽水市莲都区发现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